马化腾说朋友圈或禁止红包营销,滴滴也不例外!这啥情况啊?

作者:  浏览量:374  发布时间:2015-12-19 04:53:39  

在17日的第二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首次对怎样的微信分享会被封杀首次给了一个比较明确的答案:红包类的营销行为在朋友圈会被禁止,包括滴滴红包在内均不能分享到朋友圈内。

QQ图片20151219091037

此前微信与Uber的那场封杀,将微信的封杀标准置于前所未有的质疑之中。在今日的第二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首次对怎样的微信分享会被封杀首次给了一个比较明确的答案:红包类的营销行为在朋友圈会被禁止,包括滴滴红包在内均不能分享到朋友圈内。

从淘宝、支付宝红包,到天天动听、网易音乐,再到今日头条、Uber,有意也好抖动也罢,曾被微信封掉的APP已有十余个,给出的理由也基本相同:存在恶意营销、诱导分享,以及借助收集用户信息牟利的行为。但这一说法显然不具有信服力,公众质疑的地方主要有三点:其一,“恶意营销”“诱导分享”的解释含糊不清,完全没有细节定义;其二,没有一视同仁,按照字面解释滴滴红包也存在恶意营销、诱导分享的倾向,但在微信分享中一路畅行无阻,不免被揣测因有资本上的关系所以被特殊保护。其三,微信一向鼓吹的开放,在一次次的封杀中成为了泡影。

12月月初,对微信的质疑在Uber事件中被放大,《微信公众平台封杀Uber事件,与一篇没有发出的文章》一文中就曾指出“优步事件的最终处理决定了微信的估值空间和能走多远。如果微信像美国遵守1787年美国宪法一样来遵守自己的‘开放,只作连接器’的承诺,那么微信会有更大的估值空间,微信未来将配得上‘伟大’这个词。说白了,就是长远利益和短期利益平衡的事情。”

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显然已经超过了微信团队的预料,一向对微信封杀并无太多表态的马化腾第一次做出公开回应,而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再提微信被误解。从马化腾的表态来看,微信还是坚持要做一个开放的连接器,不久微信团队或许将对哪些APP会被封杀做出一个细则。

那么马化腾这次针对微信的公开表态透露出了哪些信息?

综合一财网、腾讯科技、新浪科技等的报道,针对微信封杀,马化腾主要做了如下回答:

马化腾称用户对微信“封杀”行为有很多误解。在微信与淘宝的相互屏蔽中,淘宝先封杀微信,淘宝的链接在微信上访问不了,这是一个前提。

针对近期Uber被封杀一事,马化腾表示这是一个针对特殊案例的处罚结果,微信鼓励企业在微信生态上发展,但也确实发现很多企业在微信上的营销过度。

“我和程维(滴滴出行CEO)沟通过,红包类营销行为可能将在朋友圈禁止,留下微信点对点的红包,滴滴红包很快也会‘封杀’掉,确实有点骚扰性了。”

马化腾坦言,在打造微信生态系统的过程中,为了权衡企业和用户的利益常常让腾讯很纠结。“一方面,要顾及消费者的利益,不希望朋友圈刷屏;一方面企业有营销权利。两者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马化腾表示希望得到理解:“平台管制方面很纠结的,文章侵犯权利了要撤掉,一方面,有表达(异议)的权利”。

解读一下就是四点信息:其一,微信不是主动去封杀的,比如淘宝,是淘宝封杀微信在先。其二,Uber是个特例,但确实存在营销过度。其三,包括滴滴在内,所有红包类营销都会被禁止在朋友圈里分享。其四,微信还是要做一个开放的平台,但是企业利益和用户体验如何平衡是个难题。

重点在第三第四点上。在今年年初,微信封杀支付宝红宝时,微信官方摆出了誓死护卫用户体验的架势“我们绝不容许有人打着红包的名义进行朋友圈恶意营销,破坏朋友圈体验”,但“滴滴红包”的漫天飞舞,这一说辞被结实打脸。现在,再次从用户体验出发,微信准备禁止掉营销类红包在朋友圈的分享,并从此前争议最大的滴滴红包入手。

红包被禁掉,损失最大的是谁?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现在并不会直接封掉滴滴红包。在过渡期只是会被禁止分享到朋友圈,但可以分享到微信群,或者某个特定的微信账号。对于过渡期之后,是否会彻底禁止滴滴红包,现在还不得而知。

按照马化腾的表态,除了滴滴之外,所有的营销类红包都会被禁止在朋友圈分享。目前,朋友圈出现频率比较高的红包主要有三类: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为代表的外卖红包,神州专车、易到用车等为代表的用车类红包,京东等为代表的电商类红包。一旦这一措施实施,这些红包都会被禁止分享到朋友圈中。

可惜吗?对用户来说,当然不!有人将滴滴红包形容为“牛皮癣”,优惠幅度很小,却像铲不掉的牛皮癣死乞白赖的出现在朋友圈或者各种群中,如果确实需要这些红包可以点对点发送,因此对于普通用户并无多大影响。

对微信而言,一方面摆出了一个用户至上的姿态,另一方面戴了“大义灭亲”的高帽,受益最大。

毫无疑问,依托微信红包营销的APP会遭到一定冲击。以滴滴为例,滴滴红包已成为一种广告渠道,有厂商以冠名的形式发布红包。虽然在今年年初,滴滴官方否认通过红包广告赚钱,而是资源互换合作推广。但据广州日报在今年2月份的报道,广告商每个红包需要支付4毛钱的成本。但是,早期滴滴已经通过红包圈占了大量用户,目前滴滴红包更多扮演一种广告渠道的角色,对于增长用户已无太大意义。相比较而言,饿了么、美团外卖等还未从中充分获利的平台在这轮整治中或许会受到一定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