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来了......不过,一本书刷屏还是太难

作者:  浏览量:534  发布时间:2015-08-28 09:42:08  

摘要: 微信读书昨日正式发布,钛媒体记者第一时间体验了这个“看上去很美”的产品。微信读书的入局并不是“狼来了”,也并不会引发行业洗牌,不过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玩家而已,继承的家业虽然雄厚无匹,然而经营维系还是要从含糊不得的基本功开始练起。

现在时间是8月27日晚上23:29分,在微信读书首日排行榜上,我以17分钟的阅读时长在36位好友中排名第六位,距离排名首位的43分钟只有26分钟的差距,倘若全力以赴冲刺一把,登顶有望。然而,我却没有了那种在微信运动榜上与人较劲,在路上暴走如风的动力。

36位好友,15位阅读时长在1分钟以下,7位阅读时长超过10分钟,只有3位超过了半个小时——这样一张数字惨淡、半数弃权的榜单还真是没办法激起在下发奋读书的斗志呢。再考虑到其中出版圈和互联网圈的好友占到了三分之二,微信读书要想像微信运动一样刮起“全民刷书”的旋风怕是要美梦成空了。

在两个多月前首次披露微信读书项目的文章《为什么移动互联网无法缔造一个读书人的朋友圈?》(墙裂建议回去复习一遍!!!)中,我曾经将微信关系链的引入视为让身边的读书人浮出水面、彼此相认的一次机会,“让阅读和运动一样成为分组好友的标签,让几乎被微商、代购、炫x毁掉的好友关系重新变得摇曳多姿,充满可能。”

然而,微信读书上线第一天我就意识到自己被打脸了。无论是社交激励(比拼阅读时长)、社交发现(瞅瞅好友都在看什么书)、社交讨论(这一段简直怒赞,有没有?),都只是看上去很美,一落到实际,“然并卵”的本质就暴露无疑。

微信读书来了......不过,一本书刷屏还是太难

为什么阅读时长排行榜乍起即衰,完全没有一点“爆款相”?

很简单,刷阅读时长比刷步数门槛高太多了。只要你在横向位移,手机、手环的运动协处理器就会自动纪录下你的运动步数,简直有一种不知不觉间刷经验值的快感。而微信阅读的每一分钟都要盯着书页,一旦被小伙伴的招呼、明星的八卦、应用的推送勾引出去,阅读时长立刻停转。不爱运动的人多在外面溜达两圈并不是难事,但不爱读书的人多盯着书页一分钟都是酷刑(中枪的同学请自觉举手)。这就直接过滤掉了一批为了刷榜而读书的虚荣分子。而对于我这样视阅读时长排行为“什么鬼”的真正读书人(捂脸)来说,才不在乎什么排名不排名呢,才不会因为微信读书有排名就在这里看书,哪里有我想看的书哪里就有我的身影,哪里看得舒服就在哪里安家落户,才不会因为想看的书没有电子版就将就看那些大路书。毕竟,我的时间非常值钱。

你能想象QQ音乐打开的首屏既不是我的歌曲,也不是音乐推荐、排行、歌单、电台,而是QQ好友在听哪些歌么?虽然这样可以一窥亲朋好友们最近的内心OS,然而这是我的播放器好嘛,我更想在喜怒哀乐、阴晴雨雪时听到直击内心的音乐。很不幸,打开微信读书,首先映入你眼帘的就是你的好友在读哪些书,翻过一张张卡片之后除了有种“知道了”、“已阅”的批奏章感外,契合我眼下心境的书是什么?解决我目前困境的答案藏在哪一本书里?有哪些新知等待着我去探索?这些恐怕要自己去寻找。

对于读书人而言,现实生活中的微信好友与精神王国的书友处于两个不同的次元。在豆瓣上,有malingcat、艾小柯、文泽尔、秋叶等一批各有专攻的专业读书人为我遴选好书,在微博上,有鹦鹉史航为我在旧纸堆中淘出书海遗珠。在微信上,更有各个领域的荐书人不厌其烦地向我手里塞进各种书单。家人、基友、同事、泛泛之交们在读什么除了暴露了他们隐秘的内心世界,为投其所好者提供线索(为保护用户隐私,微信读书有私密阅读模式,一旦开启,阅读记录将不会公开)之外,对于我要读什么书真的帮助不大。我唯一能想到的应用场景是,当一个圈子都在读一本书时,你不至于后知后觉落伍。不过,除了青少年群体、养生爱好者和互联网圈之外,这种跟风式阅读难得一见。

——毕竟,一篇文章刷屏常见,一本书刷屏并不常见。

“让我们在通讯录里找到可以一起谈论普鲁斯特的朋友。”这是两个多月前我这个中二少年对于微信读书的绮丽幻想。现实却残酷地令人心碎,与其撞大运一般地在朋友中找个只读过两页《追忆似水年华》的人,还不如在普鲁斯特小组、贴吧中与“普粉”(说错了普粉表打我)们扒普老爷子的八卦情史呢。

所以,就算微信读书将“想法”作为四大模块之一,以信息流的方式呈现用户在阅读中的所思所想、吐槽感悟,然而这与写在书页边上、字里行间的碎碎念并不不同。你在读的书刚好有好友也在读,你击节赞叹的段落刚好有好友也澎湃于心,你斩钉截铁的褒贬刚好有人会心点赞,这样的几率并不会比“书中自有颜如玉”更高。我并不能get到好友沉浸在一本书中飙如野马的兴奋点,所以“想法流”这种东东对我而言只是“功能冗余”。

微信关系链作为微信读书“只有我有,概不外借”的一张王牌,自然要被用到极致,吃干榨净,以至于喧宾夺主到盖过了图书发现等基础功能。当然,“小鲜肉”微信读书在图书发现、图书推荐、阅读体验、产品细节等方面很难与掌阅、多看等前辈相媲美。如果它以为凭借“微信红利”就能够轻松秒杀对手,就未免有点too young,too simple了。

正如上文的“一一拆台”,社交阅读至多只不过是锦上添花。阅读客户端真刀真枪比拼的还是图书资源和阅读体验。在图书资源方面,微信读书背靠阅文集团的大树,未来快速追赶并超越对手尚有可能。不过阅读体验的打磨却非一日之功,要经历N个版本的产品迭代才能渐见圆熟。

所以,微信读书的入局并不是“狼来了”,也并不会引发行业洗牌,不过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玩家而已,继承的家业虽然雄厚无匹,然而经营维系还是要从含糊不得的基本功开始练起。

至于为什么微信读书里全都是出版物,而没有腾讯文学得天独厚的霸道总裁、后宫穿越,有人说是因为让朋友知道自己在看《花千骨》是件跌份儿的事。网文迟早都会打入进来,但如何处理“面子问题”将考验微信读书团队的运营能力。

最后要吐槽的是,iOS版本的微信读书还是没能越过苹果的“支付墙”,竟然不能直接跳转微信支付,而只能通过Apple ID来购买。在微信这一款“超级App”里它可以称王称霸,但一旦“微信系”独立应用孤悬于王国之外,就要被苹果分分钟教训“学做人”了。(本文首发钛媒体)